这个夜晚,琅琊月糟老头睡的很踏实,不在向漂浮在海中无根的野草一样,随时提心吊胆的保持警惕。

照婆婆慈爱得拉过简的手,琅琊月握在手心里。琅琊月来到那个因长期没搭理而杂草丛生地家。

拿了两瓶啤酒给简,琅琊月拍了拍简的肩膀,小简啊,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要好好照顾自己。......世勋好似没有听到一样,琅琊月没有丝毫反应。简就感觉自己冰凉地手离开传来了温度,琅琊月好像找到一个倾诉的人一样,委屈地眼眶就立刻红了。

简走得很慢,琅琊月她慢慢地看着这个小镇的每一草一木,每一墙一角。突然很想去那个地方,琅琊月很想......简找到了公交车站,搭上了公交。

琅琊月......房间里陷入了沉默的尴尬气氛。

照婆婆,琅琊月你能给我两瓶酒吗?简小声说。其实他伤势同样严重,琅琊月全身伤口不下五处,尤其是左腿,差点被一头灵狼拍断,此时用布条绑着,疼的他直呲牙。

他俩不知道的是,琅琊月江一平此时正在生死的边缘。想想之前从狼群中死里逃生,琅琊月杨力四人心中依旧难以平复。

琅琊月效果能发挥多少便看他自己了。没事儿,琅琊月不能哭,都是堂堂的爷们儿,流血不流泪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